第141章 不作死就不会死
书名:鸡飞狗跳的农门生活 作者:没有鱼的鱼 本章字数:2250字 更新时间:2021/07/29 09:01:35

一路舟车劳顿,他们风尘仆仆的到了家。

光光负责任的把四房一家给送回来了老宅。

孝禹因为双腿废了,再也不能够行走,所以性格脾气就变得有些古怪起来,自从他被贾御医救醒以后,光光还没听他说过几句话呢。

要是放在异世,一般人家遇到这种事情肯定会请个心理医生啥的做下心理疏导,不过这里是落后的古代,还没有那方面的概念。

光光就更不会去关注这少年的心理变化啦,反正都是他自找的。

他们的马车停下,仆从们把孝禹一抬下来,就有左邻右舍的村民过来围观了,尤其是见孝禹不能够走路,大家就七嘴八舌的讨论开来了。

“这是没治好啊?”

“那可不?那么严重的伤保住命就不错了。”

“造孽哦,这么个半大小子,真走不了路了,下半辈子可咋过?”

“还是二爷家仁义,要不是人家出手,孝禹这小命没准也就没了呢!”

等韩老头和陈氏他们出来见到江氏母女和孝禹不利于行的腿后可就炸了锅了。

陈氏激动的质问光光:“孝禹的腿咋没医好?那贾御医是干什么吃的?他就是个庸医。”

韩老头有些接受不了这个结果,扑过来抱着孝禹的肩膀就哭上了:“我可怜的孩子啊,以后可咋办啊?”

也难怪他如此伤心了,他最疼爱的人就是大房四房的这些孩子,如今大房一家远走高飞,不知道哪里去了,剩下能指望的就是四房了。

可是四房就孝禹这么一个独苗苗,如今也算是废了,韩老头哭的不仅仅是孝禹的下半生,哭的也是自己。

他耗费了那么多心血精力疼着捧着,寄于希望顶门立户的人选,是一个一个的都没了,他的信念和希望就这么倒塌了,是万念俱灰。

而光光是真想骂一句妈卖批了,她不耐烦的看着陈氏说道:“奶,人家贾御医是大夫,又不是神仙,孝禹哥的腿都扁了,骨头都碎完了,你们难道还幻想着他能够站起来吗?”

就是后世里的医生也没那么高明的医术吧!

陈氏噎了一下,然后就又询问江氏和小莲脸上的伤是哪里来的。

母女俩支支吾吾的说不出所以然来,光光冷笑,谅她们也不会在大庭广众之下把小莲做的丑事给说出来的。

“爷奶,孝禹哥能治到这个份上已经算是老韩家祖上积了大德了,以后就好自为之吧!”说完这些,光光跳上马车吩咐人回家。

反正人是安全送到,光光可不耐烦看这群人表演父慈子孝的戏码。

她又不是韩得平,没那么多泛滥的同情心。

回到家里,光光先去见了林氏和姐姐小棉。

林氏亲自拧了帕子给闺女擦脸,有些心疼的道:“累坏了吧?这来回折腾的。”

从老宅那边带来的坏心情在见到亲人以后是一扫而空,光光嘻嘻一笑:“没事,娘,我不累。我爹呢?”

对于林氏没有询问孝禹的情况,而是最先关心自己,光光觉得心里暖乎乎的,还真是谁的孩子谁疼呢。

“你爹带着人到果园那边去了,咱家的樱桃都红了,正是采摘的时候。”

他们家的果园里的果树倒挺齐全的,樱桃树也有好几十颗呢。

正说着话呢,韩得平就回来了,他身后跟着几个小厮,抬着两大框的樱桃。

又大又红的樱桃好似珍珠玛瑙般晶莹剔透,光光只是看着都想吃,馋的就差口水流出来了。

“光儿,你们回来了?”韩得平见到闺女非常惊喜。

“孝禹的腿咋样了?”

光光有些不高兴的哼了声:“爹,你咋就不关心关心你闺女我呢?一见面就知道问孝禹哥。”

韩得平被闺女说的老脸一红,有些尴尬的笑了笑:“你活蹦乱跳的呢,我就是不问也知道你好着呢。”

光光也知韩得平是个老实的性子,说不来什么花言巧语,就不卖关子的把去贺州府发生的所有事情都给说了。

尤其是说到小莲生扑镇北王那段的时候,林氏和小棉都震惊的合不拢嘴。

“你小莲堂姐也太……”林氏吞了吞口水,瞟了下韩得平不太好的神色没再说下去。

太什么呢?肯定是太不知羞耻了呗!

光光忍着笑说道:“那可不,我都被小莲姐给惊呆了,幸好这事没有外人知道,以后也不影响她说亲事。”

小棉却想的更多:“那孝禹以后可就惨了,正常的人家谁会把姑娘嫁给他啊?”

韩得平的神情有些失落:“谁说不是呐?这孩子也太不让省心了,没事出去瞎转悠啥啊?”

光光神色一动,才想起来孝禹受伤的原因就脆声询问韩得平:“爹,我走了以后,你们有没有问过其他人,人家孙家为啥那么对待孝禹哥啊?还有,这事就没个说法吗?”

虽然孙家有功名在身,这打伤人总归要有个交代的吧?不然也太目无王法了。

见韩得平黑着脸不说话,林氏没好气的说:“啥子说法啊?这事还不是都怪孝禹,他天天没事就牵咱家的马出去闲逛,后面还纠结了村里好几个不学好的混子。

他啥身份自己心里没点成算啊?被人阿谀奉承几句,还真以为自己是啥公子少爷的了,竟然敢去调戏人家孙家姑娘。”

光光真是无语问苍天啊,这孝禹的脑子简直有包,也太膨胀了了吧?

调戏孙举人的闺女,你确定不是有心作死吗?

光光非常不高兴的看着老爹认真的说教:“爹,以后你别再搭理老宅的人行不行?这一回两回的都是啥事啊,咱们有自己的事情要做要处理,谁有空天天给他们收拾烂摊子啊!”

韩得平深吸了一口气,有些苦涩的一笑:“光儿,不是爹拎不清,想管老宅的事情,爹也不耐烦,可是他们毕竟是咱们血亲,不管内里如何,这明面上咱们得做的让别人没讲究的地方才行。”

“尤其是你哥今年要去参加童生试了,以后他要是想走科举这条道,咱们家世这方面就得清白清正,不能有污点有让人指责的地方。”

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

Copyright ©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1